亿美图背后的那个初中生

那个让你变得更美更不像自己的美图就要在香港上市了,估值 50 亿美元,一说估值 80 亿。不管是 50 还是 80,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虚拟现实世界无疑已经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圈的又一小巨头,在闽系互联网圈里仅次于张一鸣的今日头条(92 亿美元)和王兴的新美大(160 亿美元)。

第一桶金

美图的估值肯定不是最高的,但是执掌美图的蔡文胜的学历在闽系互联网人里肯定是最低的,比美图的 CEO 吴欣鸿还要低——怎么说吴欣鸿都手握一纸高中文凭,而蔡文胜高中没读完就辍学了。

*90年代的石狮街头*

虽然高中都没读完,但是他脑子很灵光。15岁时他拿着家里给的 500 元钱,摆过地摊卖过口红打火机,翻录过磁带,倒腾过水泥做过水电安装,开过服装店……到 18 岁时他就已经骑上了价值一万多的摩托车,第二年换了辆两万的,22 岁时——你我刚刚大学毕业,拿着一个月 4000 元工资——他已经用上了三万多的大哥大,是个成功的小生意人。按他的话说,如果一直待在石狮,他或许也可以造一个七匹狼。

1992 年,邓小平发表南巡讲话,随后全国各地都开始搞开发区,热闹犹如这两年的“万众创新,全民创业”。用现在互联网的话说,就是“风口来了”。

那时候的雷军刚刚参与创立金山软件,还没说出著名的“风口上的猪”理论。不过蔡文胜早已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看准了其中的巨大商机,壮着胆子和朋友也搞了一个。没想到第二年政府加强宏观调控,大手一挥一握紧,还处在风口之中的蔡文胜一下没抓牢,摔了下来,把前几年赚的全赔了进去,连家里的烂尾楼都抵押给了债主。

失意的蔡文胜没有死心,于 1994 年举家迁往菲律宾——蔡的外公和舅舅都在菲律宾,条件不错,在乡下还有个小岛。但是年轻气盛的蔡不想靠亲戚,自己租了个 300 元的房间,做起了进出口贸易。

踏踏实实地做几年,衣锦还乡的梦想应该很快就能实现。但是在菲律宾热带海风的撩拨下,“踏实”似乎成了一个难得的品质,尤其是对 150 万为了生计而来的华侨来说。

五年过去了,蔡文胜最终决定离开菲律宾去澳洲搏一搏。在回石狮老家途经香港时,他头脑一热,给先他前往澳洲的妻子寄去 5 万元,剩余的 30 万全部买了盈科数码的股票。而这 35 万元,是他而立之年的所有家当。

这次他赌对了——这笔完全计划外的“投资”帮他赚了 100 多万元。

*早期香港证券交易所*

“你们回来吧,我不去澳洲了。我 30 万可以赚 100 多万,明年一定可以变成 1000 万。”他在电话里对妻子说。接着他拿出一部分钱在厦门买了第一套房子,剩下的全部买了和互联网有关的股票。

那是 1999 年,厦门岛内房价一平米 2000 元。十多年过去了,厦门的房价涨了 20 倍,仅次于深圳北京和上海。而他的身价,涨了不止 20 个 20倍。

草根封王

蔡文胜的进一步“发达”却不是靠房地产。

通过投资股票获得第一桶金的那一年,中国互联网正待崛起,眼光毒辣的蔡文胜自然不会错过这波红利,坚持投资互联网股票。

没想到第二年 —— 2000 年,美国网络科技泡沫破裂,网络股暴跌,纳斯达克指数从最高点 5048.62 暴跌至 1114.11。全球互联网泡沫继而破裂,仅在 2000 年 3 月至 2002 年 10 月间,全球 IT 业就有 5 万亿美元的市值凭空蒸发。无数靠股票发家的投机者血本无归,负债累累。

葡亰导航站,尽管抽身得早,没有遭遇太大损失,但是蔡文胜仍然心有余悸,之后几年再也不碰股票。但他仍然看好互联网。同年 4 月,他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一个名为 business.com 的域名卖了 750 万美元。第二天他就买了一台联想电脑,开始了自己的域名生意。

*早期卧式台式电脑*

关于域名,那时的蔡文胜几乎一无所知。但是他勤奋好学,用最笨的办法——将当时最大的域名交易网站易域网论坛的帖子从头翻了个遍,而且坚持每天发帖——慢慢做成了论坛的“老大”。接着他又用 5 倍的工资将论坛网友张力挖到了自己的公司。

在张力的技术支持下,他们将全世界所有国家、著名公司、常用单词、中国几千个县市的名称收入数据库,不停跟踪相关域名是否到期,同时再集中精力抢注其中最贵的域名。仅在 2001 年至 2003 年间,蔡就注册了 5000 多个域名,并且卖出了其中的 20%。这些域名累计给他带来了上亿元的收入。

*远古时代的浏览器*

2016 年的今天,你我早就习惯了使用各种垂直 app,比如微信、微博、淘宝、饿了么、滴滴出行等,获取信息与服务。这就是互联网移动化带来的最大改变之一——搜索引擎越来越不重要了。

在遥远的智能手机还未出现的互联网 1.0 2.0 时代,网民只能通过键入网址登陆网站,或是通过搜索引擎获取信息。

但是在中国,网民还有第三个选择——导航站。

当时最火的导航站 hao123 收集了数千个网站。在 hao123 上,用户无需键入网址,甚至都不需要知道网站叫什么,只需要点击相关类别下的网站就可以直接跳转,继而获取信息,堪称中国网络四大发明之一。

蔡文胜看中了 hao123 的巨大流量与强大的造金能力——据传 hao123 每个月靠广告获得的收入就达上千万人民币,寻思着将它买下来。他跟张力一说,结果张力花一天时间就直接复制了一个,这就是后来的 265.com。

第二年,265 日流量已经超过 300 万。再不久, IDG 就找上门要投资——先找的 hao123,结果因为 hao123 的李兴平不擅沟通,投资不了了之。蔡文胜就去了北京,没有 BP 也没有 PPT,硬是靠一嘴胡建普通话说得 IDG 一愣一愣的,连当时去 IDG 串门的吃瓜群众薛蛮子都被吸引过去。

正经官二代海归精英薛蛮子其实刚开始不能理解 265 的逻辑,为什么要通过导航站来上网,我直接输入网址不就可以了吗?后来他想通了,中国很大一部分网民是低年龄、低学历、低收入的,要这些人输入 yahoo google 之类的网址是敲不出来的。

结果倒是薛蛮子先投资了蔡文胜 20 万美元,接着 IDG 也投了 100 万美元。然后蔡文胜就搬去了北京。

在北京蔡文胜迎来了第三位投资人——当时在中国正如日中天的 Google。265 是 Google 的第二个投资项目,第一个是百度。同年百度收购了 hao123,蔡接着就把 265 卖给了 Google,据称卖了数千万美元。

如果留在北京,蔡可能会与李开复合作做创新工厂,或者与雷军合作做小米,但是他没有——在北京这四年,“除了创业和工作,几乎没有生活,我想调整一下”。于是他转身回到厦门——一个他认为创业和生活可以结合的地方,当起了天使投资人。

天使蔡文胜

做域名生意时,有人称蔡文胜是“域名大王”,是“域名投资之王”,因为他“将域名买卖做到了极致”。在天使投资人阶段,他又被称为“中国站长之王”——因为他投资了上百家个人网站,在站长中拥有广泛的影响力。

葡亰导航站 1

首届站长大会

2005 年至 2007 年,蔡曾连续三年在厦门举办中国互联网站长大会,邀请全国流量最大的 150 名站长参加。会开到第三天,他会租一条船,带大家去海上看看金门,大有指点江山收复山河之势。曾经有与会者开玩笑道,如果那条船沉了,中国的流量会少掉一半。

蔡投资或是参与创办了很多项目,比如与 hao123 创始人李兴平联合创立的4399 小游戏,估值一度高达上百亿人民币;天使投资了那个“神奇的网站”——58同城,还担任了一段时间董事;那个在不到两个月时间内 34 次涨停的妖股暴风科技,他是第六大股东;那个靠微博营销年入上千万的伊光旭也是他从天使阶段开始投资;还有曾经一度成为“装机必备”的网际快车、优化大师等等。

其中影响力最大的,是全球累计用户数高达 8 亿的美图。

老道消息说福建创业者擅长做屌丝需求,“他们做了全中国的男科医院、一半以上的微博营销号和团购券,全世界 500% 的New Balance和耐克鞋,80% 的盗版iOS软件。当然还有 70% 的网红脸,都是美图P过的。”

这些“屌丝需求”中除了莆田系的男科医院、NB和耐克鞋,以及龙岩人王兴的美团团购券,其他的都与蔡文胜有挥之不去的联系,或是投资入股,或是直接执掌。

按这种说法,蔡文胜或许可以被称作“屌丝之王”,但是他肯定不会喜欢这种称呼。即使是在前两年互联网圈“得屌丝者得天下”的言论甚嚣尘上时,也没正经企业家会喜欢这种称呼,包括小米的雷军。

相反,出于美图系产品的定位,他们也在让产品远离“屌丝”印象,而尽量显得年轻、好玩、时尚,就像美图手机的代言人 Angelababy,那位一直被人质疑曾经整容的女明星。

蔡文胜在和雷锋网的创始人林军的一次对话中,说起过独立宣言里的那句名言——人人生而平等。这其中自然也包括追求美的权利,与美图的权利。

葡亰导航站 2

蔡文胜

但是怎么会人人生而平等呢?生而不平等才是这个世界的常态。不同的家庭财富、经济地位与身材长相,从一个人出生起就已将他置于不同的起跑线上。美图系产品或许也在不平等里追求一个平等——让每个人都变得更美。至少,觉得自己变得更美。

这一点,初中生蔡文胜似乎已经做到了。

本文与美图没有利益关系
文/黄艾伦
图/网上找的

原创不易,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与微信群。

觉得写得好的,欢迎打赏。

也欢迎关注我,看互联网故事会,每周一更。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所有网站发布于葡亰导航站,转载请注明出处:亿美图背后的那个初中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